• 深圳大汉国际精品推荐之颜色釉瓷器:五彩斑斓,不一样的诱惑
  • 发布时间:2019-01-13 15:32 来源:未知
  • 陶瓷文明是中华文明最丰富的一支,千百年来,陶瓷本身从内在到外在都有着意想不到的变化。以陶瓷装饰来看,两大基本手段——釉色与纹饰是陶瓷之美的左膀右臂,前者抽象,后者具象。

    釉色是陶瓷的外衣。古人的聪明才智让白作为起点,黑作为终点,五色杂陈其中。这一手段让陶瓷一天天地漂亮起来,也让陶瓷更加实用。换一种角度解释陶瓷的成因,并充分展示瓷之色带给人们感观上的神奇变化。大约在北齐,古人才烧出相对意义的白瓷。唐代邢窑白瓷撑起了半壁江山;五代到北宋白瓷以邢窑、定窑为代表。宽泛地说,商代已出现原始青瓷。唐代越窑青瓷被茶圣陆羽誉为如冰似玉,并最终成就了传奇的秘色瓷。严格意义的酱釉在宋以前未见实物,仅见褐釉。汉代的铅黄釉首开黄釉装饰之先河。隋唐黄釉分两类,低温以三彩为主,高温以寿州窑黄釉为代表。唐代长沙窑的铜红釉是今天能看到的最早的红釉;宋代钧窑之玫瑰紫色在当时可算最红的颜色;而真正意义的纯正红色诞生在元代。两汉及唐、辽重视厚葬,绿釉大部分充当了冥器角色。

    明清颜色釉瓷器,是继青花瓷器之后又一宫廷瑰宝。

    清代颜色釉瓷器品类中,黄、红、蓝、白四种颜色占据较多,并且相比其他颜色数量上多出一倍有余。究其缘由,一是祭祀制度,清代上承明代,大多数制度也是沿袭明代法制,《大明会典》有这样的记载:"洪武九年定,四郊各陵瓷器,圜丘青色,方丘黄色,日坛赤色,月坛白色。行江西饶州府,如式烧造解。"而用黄、红、蓝、白四种颜色的瓷器来进行祭祀也被清代顺理成章的所继承下来;二是八旗制度,清太祖努尔哈赤最初起兵就是用旗色划分,他选择的颜色就是黄、白、红、蓝这四个颜色,这四色就是八旗之初。随着努尔哈赤不断地东征西讨,增加了满洲、蒙古、汉人的士兵,实力不断地增强,于万历四十六年增编四旗,他没再选其他的颜色。他仍在这四个颜色中镶一个边,来区别那四个本色。红旗镶的是白边,其他三色都镶的是红边,这样就凑成了又四旗,加上原来的四旗,一共为八旗。八旗制度的主要颜色也就决定了清代颜色釉的基本构成,由于烧造量庞大,造成了存世量相对其他颜色较多,因此在拍卖市场中,这四种颜色的瓷器无论上拍量还是成交量都相对较多。

     2010年—2015年拍卖市场清代颜色釉瓷器朝代分类

     数据来源: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(AMMA),统计时间:2016年6月14日。

    据《国朝宫史》中记载,在后宫人员中,全黄釉瓷器只有皇太后和皇后能够使用,皇贵妃、贵妃、妃只能用局部黄釉瓷器,而妃以下的后宫人员使用的是其他颜色釉的瓷器。在当时的制度下,以黄釉为代表的宫廷御用颜色釉瓷器受到如此严格的使用限制,足可以看出其珍贵程度。文物艺术品研究离不开历史学术,讲古比今,当今中国艺术品市场中清代颜色釉瓷器(官窑)的市场价值以历史角度来看依旧存在着较大的价值上升空间,但是因为存世量庞大的缘故,清代颜色釉瓷器的价值上升还需一段时间的等待,毕竟“物以稀为贵”才是中国艺术品市场的不变铁则。

    (松石蓝釉矾红彩描金锦鲤纹梅瓶  图一)

    藏品名称:

    松石蓝釉矾红彩描金锦鲤纹梅瓶   

    藏品简介:

    此梅瓶经过多位权威专家老师鉴定乃是《慎德堂制》清道光年间瓷器堂名款,口径:6.3cm高29.3底径:19:cm,道光时期的中国处于封建社会全盛的末期,清王朝已在衰落,国家日趋贫弱,危机四伏,社会矛盾十分尖锐。景德镇官窑瓷器的生产也日趋萎缩,因此道光时期的制品除延续传统造型外,创新产品已很难看到。而属道光皇帝御用的瓷器中,最能代表当时制瓷水平的当属署有慎德堂款的瓷器精品。慎德堂款瓷器中瓶类少见,“慎德瓶类近极罕见,有之则价值甚昂”,此为清人对署有慎德堂款瓶的评价,说明清时署有慎德堂款的瓷瓶就已十分罕见。

    (松石蓝釉矾红彩描金锦鲤纹梅瓶  图二)

    在所有瓷器制品中,瓶的质量最高,纹饰图案及造型最为丰富。此瓶造型饱满端庄,矾红彩锦鲤鱼体色彩鲜艳,无论是喜庆的红色,还是象征丰盈的金黄色,都给人以希望和盼头。整体上看,慎德堂瓷器保持了官窑瓷器工整细致的特点,构图疏朗,用笔纤细,几乎每件器物上都使用了描金作为装饰,作为道光皇帝的御用瓷器,这批署有慎德堂款的瓷器,无论从慎德堂所处的地位还是从瓷器的精美程度而言,都是极其珍贵的,有极高的历史价值和收藏价值。

    (松石蓝釉矾红彩描金锦鲤纹梅瓶  图三)

    明、清蓝釉习称“霁蓝”,一种高温石灰碱釉。其生坯施釉,1280~1300℃高温下一次烧成。色泽深沉,釉面不流不裂,色调浓淡均匀,呈色较稳定。其釉色蓝如深海,釉面匀净,呈色稳定,后人称其为“霁青”,又因其呈色稳定明亮如宝石,又被举为把它和白釉和红釉并列,推为宣德颜色釉瓷器的三大“上品”。工艺继承元代传统,延烧不断,主要造型为祭器和陈设用瓷。

    藏品名称:

    霁蓝釉白彩雕龙纹折沿花口盘

    (霁蓝釉白彩雕龙纹折沿花口盘  图一)

    藏品简介:

    此盘“经多位权威专家鉴定为明永乐到代御用珍瓷”【高5cm口径21.8cm底径13.1cm】霁蓝釉运用在中国瓷器上可追溯到唐代,发展到元朝时中国景德镇的御窑场,把钴做为青花的呈色剂融在釉中后烧成钴蓝釉,这才有了霁蓝釉,此器造型规整、折沿 花口,胎质细洁,釉白莹润亮丽,开细小纹片,盘内底浮雕祥云龙纹,纹饰掩映在釉层之下,白彩雕龙纹身上均匀稳定有如蓝宝石般的颜色。器物外壁通体施钴蓝釉,整体釉质肥厚、莹润。云龙纹则施以淡淡的青白釉。霁蓝釉深沉古朴,青白釉清新纯洁。两种色釉的差异十分鲜明,白釉龙纹在蓝釉的衬托下亦显得更加夺目,两色相映,对比强烈。盘内部刻划出龙首上仰,似鹿角形,双角微微后翘;龙眼突起,炯炯有神。以蓝釉点缀的眼珠,在青白釉的衬托下,犹显突出,起到了画龙点睛的艺术效果。

    (霁蓝釉白彩雕龙纹折沿花口盘  图二)

    上、下颚唇边卷翘;颈部细长,有一束长鬣作飘拂状;背部脊纹动感鲜明;四肢粗壮且长,前肢一前一后屈伸,后肢一后一前伸屈,呈跨大步行进状;肘毛纤长而稀疏,亦作飘拂状;伸出的四肢,每肢三爪,指尖十分锋利;其尾似蛇之秃尾。满刻鳞片的龙身弯曲起伏,其动态与毛发的飘拂一致,神形兼备地展现了巨龙腾飞之间的十足动感。白龙那娇健的身躯,飘拂的长发,锋利的尖爪,尽显龙的威武、雄壮、生猛。再在巨龙中衬以火焰形云纹,则更加衬托出巨龙以其咤风云之势,腾飞于万里长空之中的大气磅礴之势。当时景德镇的各大窑场都被朝庭收归后宫所用,像这只霁蓝釉白彩雕龙纹折沿花口盘身上就描绘巨龙威武腾空起飞,彰显出一种独一无二的皇家气派。这碗已是永乐年瓷器制品的代表作,也是霁蓝釉器中极为引人注目的艺术珍品。耐人品赏。永乐瓷器传世量较少,具有极高的收藏价值和文化价值。

    (霁蓝釉白彩雕龙纹折沿花口盘  图三)

    藏品名称:

    黄釉般若波罗密心经雕瓷笔筒

    藏品简介:

    此黄釉般若波罗密心经雕瓷笔筒【高:16CM 底:17.2CM口径:18CM】“经多位权威专家鉴定为明永乐到代御用珍瓷”黄釉瓷器以其靓丽的色彩、特殊的象征意义,而具有独特的艺术价值,在古代社会中,黄色具有极为特殊的象征意义,尤其是明清两代对黄色的使用则有更为严格的限制,洪武二十四年(1391年)规定“官吏衣服、帐幔,不许用玄、黄、紫三色”,英宗天顺二年(1458年)再度重申禁令,将黄色服装的禁止范围扩大到皇族以外所有人的身上。

    (黄釉般若波罗密心经雕瓷笔筒  图一)

    由此可见,不仅衣服不许用黄颜色,就是黄色的瓷器也是绝对不许民间私自生产的。到了清代,黄色在皇族内部的使用也是有着相当严格的等级规定的,浅淡的明黄色只能用于皇帝和皇后,任何人不得僭越。此笔筒以黄釉雕制而成,底款雕刻大清乾隆年制,通体刻《般若波罗蜜多心经》,刻工精到,字体苍劲,为作者沐手焚香,虔诚净心之后精心雕刻而成。整体与局部均一丝不苟,以刀代笔,精工细作,颇有韵致,为案头良品。

    (黄釉般若波罗密心经雕瓷笔筒  图二)

    《心经》代表观音菩萨度众生一切苦,使人脱离烦恼。在佛教中“心之神力是观音菩萨”,所以《心经》最具佛法神力,整器美工佳,形制端庄周正,内外壁通体施黄釉,釉色娇嫩欲滴,娇黄是皇家独尊的颜色,是身份尊贵的象征,娇黄是皇家独尊的颜色,是身份尊贵的象征,清宫管理最为严格的一类瓷器,能够流传至今实属不易,世间稀少,具有极高的收藏价值。

    (黄釉般若波罗密心经雕瓷笔筒  图三)

    宝石蓝釉创烧于元代景德镇窑,明代宣德年间与祭红、甜白并列为当时颜色釉的上品。霁蓝跟祭红一样,属于高温失透釉,以氧化钴为呈色剂,在生坯上挂釉,入窑经1200℃——1300℃的高温一次烧成,成色稳定。

    (宝石蓝描金龙穿凤尾尊   图一)

    藏品名称:

    宝石蓝描金龙穿凤尾尊

    藏品简介:

    此对尊【高40.7cm口径20.9cm底径16cm】经多位权威专家鉴定为到代真品!凤尾尊由元、明时期的花觚演进而来,是花觚的一个变种。凤尾尊的整体造型为喇叭状口,颈部挺拔,腹部圆鼓,平底外撇,底圈多为二层台圈足,因腹下部至足底外延似凤尾而得名。乾隆年间的凤尾尊,整体风格雍容华贵,娇艳富丽,高贵典雅,气度不凡。、乾隆时期宝石蓝釉釉面有桔皮棕眼和气泡,分布比较均匀。也有的釉面出现垂流状。

    (宝石蓝描金龙穿凤尾尊   图二)

    崇尚蓝色是特别的审美趋向,清代皇宫常用蓝色的琉璃瓦覆盖,宫廷在举行庆典时也用蓝色织物,即使是装裱字画也喜用蓝色绫绢。此尊具有的蓝釉描金,异常名贵,究其名贵是由烧造工艺所决定的,它是在高温下先烧成蓝釉器,然后在釉上描绘金彩纹饰再经低温烘烧而成,由于是釉上绘彩,故金彩附着力很低,极易脱落。而此尊的金彩虽历经 350余年却少有脱落,仍金光灿烂,耀人眼目,”底部青花书“大清乾隆年制” 六字款,字体雄浑有力;器形规正大气,传世痕迹明显,实属不可多得的珍品,极具研究、艺术、收藏价值,一件非常具有时代特色与收藏意义的瓷器藏品。

    (宝石蓝描金龙穿凤尾尊   图三)

    红釉的出现可以追溯到北宋初年,但真正纯正、稳定的红釉是明初创烧的鲜红;到嘉靖时,又创烧了以铁为呈色剂的矾红;宣德时烧制出了祭红。鲜红为高温色釉,矾红为低温色釉。

    藏品名称:

    红釉五彩团花纹天字盖罐

    (红釉五彩团花纹天字盖罐  图一)

    藏品简介:

    此对藏品经多位权威专家鉴定为明代风格口径:5.5cm、高:10.8cm、底径:7cm,天字罐是明代成化斗彩瓷器,因罐底用青花楷书一无圈栏“天”字款而得名,是明代成化年御窑独创的款书,均为官窑作品。此品为红釉五彩团花纹天字盖罐,罐短直颈,丰肩,肩以下渐收敛,圈足,盖顶微凸,广低,其胎体轻薄,透光度强,整体红釉外加五彩花卉纹,呈色浓艳幽婉。五彩又被称为古彩,是在宋、元时期釉上红、绿彩的基础上发展而来,兴盛于成万年间,而鼎盛于清康熙时期。五彩瓷基本色调以红、黄、绿、蓝、紫五色彩料为主,按照花纹图案的需要在瓷器上施釉,胎质细腻洁白,釉面滋润柔和、设色丰富,呈透明的鲜亮色,制作精良色泽典雅。

    (红釉五彩团花纹天字盖罐  图二)

    红釉五彩结合成化窑精湛的制瓷技艺,造就了此天字罐独步天下的神品地位!本已一器难求,更何况成双成对。为明代时期五彩器中的精美之作。以其绚丽多彩的色调,沉稳的色彩,形成了一种符合明人审美情趣的风格,是中国传统瓷器工艺中的珍品。从元代红釉到明代红釉,在烧造技术上难度很大,对烧造的气氛和窑温的要求都极高,这种天下最难烧制的釉彩,耗尽数代人的心智极其珍贵,是一件难得的珍品。明代瓷器精彩绝伦,,在中国陶瓷史上留下了浓重的一笔, 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也不为过。且品相保存完好,成双成对,极具观赏价值和收藏价值。

    (红釉五彩团花纹天字盖罐  图三)

      深圳大汉国际精品推荐之颜色釉瓷器:五彩斑斓,不一样的诱惑。

      咨询 400 182 1668

  • · · · · 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