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青铜错金龙纹夫差宝剑与金垒丝凤冠:无尽剑戈战场,求得凤冠安坐庙堂
  • 发布时间:2019-01-11 13:31 来源:未知
  • 暨深圳大汉国际精品推荐:青铜错金龙纹吴王夫差宝剑、金垒丝嵌宝凤冠

    商周时代“国之大事,在祀与戎”,战争是贵族国家对外掠夺、对内镇压的重要手段之一,因而武器的发展与改进就受到格外的重视。这时武器之进步,是与青铜冶铸业的发展紧密相联系的。青铜剑,是佩带的手持短兵器。佩剑不但可防身,而且也代表了佩剑者的等级身份,并炫耀富有。《考工记·桃氏》记士阶层由于有上士、中士、下士的层次区别,因而佩剑的尺寸与重量亦有不同的规定,谓之“上制上士”、“中制中士”、“下制下士”,这也就是《左传·庄公十八年》所云:“各位不同,礼亦异数。”  

    (青铜错金龙纹吴王夫差宝剑    图一)  

    推荐藏品:

    青铜错金龙纹吴王夫差宝剑【一件】

    推荐藏品简介:

    总重:1.15kg长:63.2cm,柄长15.7cm,吴王夫差剑为春秋末期吴王夫差(前495-前473在位)时制造的王用青铜宝剑。此青铜错金龙纹吴王夫差宝剑,剑作斜宽从厚格式。剑身宽长,近锋处收狭明显。双刃呈弧形,中起线,两从斜弧。厚格作倒凹字形,饰错金体。圆茎,茎上有两道凸箍,箍上有极细的凹槽。圆盘形首,铜质优良,锈色自然入骨,历经两千多年,至今依然寒光逼人。作为王者用剑,既要用于实战,又富丽华美,夫差剑采用了多种工艺,有错金、铸铭、刻铭等,剑身近格处铸有铭文两行八字:吴王夫差自作用之”剑身上布满了规则的错金龙纹,剑格正面刻有饕餮兽面纹,八字大篆铭文清楚表明此剑的出身、历史与归属,出身高贵,身价非凡。且器形精美独特,保存完好,不可多得,与已现的几把夫差宝剑的造型不同,剑尖往后较窄。  

    (青铜错金龙纹吴王夫差宝剑    图二)  

    这把青铜错金龙纹吴王夫差宝剑保存的非常完好,剑刃和剑尖经历千年还依燃锋利无比,有一种帝王般的威严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震撼。此剑造型大气俊美,历史意义非凡,实属孤悬于民间的王用收藏佳品。春秋时期,诸侯争霸,兵器质量成为影响战争胜负的关键,加上剑为众兵器之首,王公贵族大兴珮剑之风,更促使兵器技术飞速提升,铸造工艺亦精彩纷呈,其中尤以吴越兵器冠绝一时。夫差是吴王阖闾的儿子,于公元前495年继王位,次年击败越王勾践,继而转师北上,争霸中原。说明了当时吴军用剑情形。青铜剑在此时期达到了铸造水平的巅峰,剑型趋于定制,遗存至今有吴王夫差大篆铭文的青铜剑可为其中最杰出的代表,可见其文化历史价值及学术极高,升值空间和收藏价值巨大可期。  

    (青铜错金龙纹吴王夫差宝剑    图三)  

    古代皇帝后妃的冠饰,其上饰有凤凰样珠宝。明朝凤冠是皇后受册、谒庙、朝会时戴用的礼冠,其形制承宋之制而又加以发展和完善,因之更显雍容华贵之美。 明清时一般女子盛饰所用彩冠也叫凤冠,多用于婚礼时。

    据史载,明神宗万历帝定陵出土的凤冠共有四顶,分别是“十二龙九凤冠”“九龙九凤冠”、“六龙三凤冠”和“三龙二凤冠”。孝端、孝靖两位皇后各2顶。四顶凤冠制作方法大致相同,只是装饰的龙凤数量不同。它们造型奇巧,制作精美,并饰有大量的珍珠宝石。  

    (金垒丝嵌宝凤冠    图一)  

    根据<大明会典>记载:双凤翊龙冠,以皂縠为之。附以翠博山。上饰金龙一、翊以二珠翠凤,皆口衔珠滴。前後珠牡丹花、蕊头、翠叶、珠翠穰花鬓、珠翠云等。三博鬓(左右共六扇)。有金龙二各衔珠结挑排。

    藏品名称:

    金垒丝嵌宝凤冠(明代风格)

    藏品简介:

    此件藏品经多位权威专家断代乃是明代风格的金垒丝嵌宝凤冠,藏品重:310g、高:18.5cm、底径:18.5g,凤冠造型庄重,制作精美,珠光宝气交相辉映,富丽堂皇。采用的工艺有花丝、点翠、镶嵌等。(金垒丝工艺又称“细金工艺”、“花丝工艺”,其源自北方,历史流长。是将金或银加工成丝,再通过盘曲、掐花、填丝、堆垒等手段制作金银首饰。)其工艺之繁复,做工之精细,非一般制作方法所能比拟。  

    (金垒丝嵌宝凤冠    图二)  

    这件凤冠由数百根极细金丝编织出“灯笼空儿”的花纹,编结成型,薄如轻纱,精妙绝伦。面嵌直径达18mm,的巨形白色东珠其中东珠直径改为18mm,纯洁高贵,奢华无比,顶上四朵花瓣中央各镶嵌蓝宝石,珠钮更是采用珐琅彩绘,使得凤冠锦上添花,花纹疏密一致,通体没有任何衔接的痕迹,整顶凤冠浑然天成,宛如天降神物,价值不可估量,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和收藏价值。  

    (金垒丝嵌宝凤冠    图三)  

        青铜错金龙纹夫差宝剑与金垒丝凤冠:无尽剑戈战场,求得凤冠安坐庙堂。

        咨询 400 182 1668

  • · · · · ·